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华龙网两江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用新浪微博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搞定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577|回复: 1

[散文] 最后一锅汤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8-22 12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清明节前的一个星期天,我突然接到姨父从汉阳打来的电话:“是不是老姜死了?!”  “怎么可能?!姜伯伯他……” 我惊出一身冷汗,摊在膝上的书像一枚浆果跃落地上。
  姨父说,刚接到老姜邻居的报丧电话,他也不敢相信,要我快去打探一下虚实。姜伯伯除了先天腿疾,身体一直很健朗。前两天他还来我家,要我教他玩微信呢,怎么突然就?!我语无伦次地和姨父讲电话,一边松解外套向门外走去。料峭的春天一瞬间就像夏天一样燥热。
  屋外青天白日,鸟语花香。我再一次确定我不是夜半梦回,而是在近晌午的大白天。不过,人生无常。更何况是七老八十的人呢?……我如此胡思乱想着已到了姜伯伯的住处。一切静悄悄的,没有花圈挽联,没有哀乐,也没有鞭炮礼花齐鸣。门外先到的街坊邻居都压低声音说话,神色异样。我的心猛地往下沉……  

       “今天早上走的。”“已报警了,说是非正常死亡。”“床前的垃圾桶里有咳咯的血痰,还有一张老鼠药的广告纸……”人们窃窃私语。“ 为什么呢? ”我脱口而出,没人回答。这些人和我一样都想知道事情的真相。此时,姜伯伯还在楼上卧室里。儿子已从市里赶回来了,正忙着张罗灵堂。女儿还在路上急匆匆地往回赶。就算初次见面,也能一眼认出谁是姜伯伯的儿子。小姜的音容笑貌和言谈举止,活脱脱地再现了姜伯伯的青春。
        一个月前,王阿姨和姜伯伯彻底绝裂。据说,俩人连经济帐都算得一清二楚。看来,王阿姨这次是不会回头了。
  “难道老姜因为此事走上不归路?!……”围观者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有煽情者更有...一说。

   王阿姨是姜伯伯的第二任妻子,比姜伯伯小十几岁。俩人从少年夫妻到老年伴,一直没领结婚证,也没生孩子。各自原来都育有一儿一女,现今已成家立业,生活还算圆满。
  五六年前,久居闹市的姜伯伯在我们小区买了私房和王阿姨单过,出入市区方便又清闲自在。两家儿女也在节假日来效外父母家团聚,同享天伦之乐。和姜伯伯一起买房养老的还有三家,加上我的姨父母,共四家。全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,又都是几十年的老同事。因住房拆迁,老人们便相约住进我们小区,子女都住城里。介绍这几家老人买房子的是我的公婆,十位老人因此礼尚往来,交情深厚。我也兜兜转转成了他们的“媳妇伢”。若需代劳,老人们就找我这个媳妇伢,倒不记得我的名字了。

       十位老人里,姜伯伯最重情重义。对王阿姨的儿女也如已出,在钱财方面也大方得体。前几年,王阿姨的儿子在广州买房子,姜伯伯一出手就是十几二十万,平常小打小闹的都是小钱。毕竟是半路夫妻,能否到头谁也说不好。有旁观者善意提醒姜伯伯,小心惯坏了她,那可是无底洞了!姜伯伯大度一笑:我这把年纪还图啥?只要她能把我服侍到百年归天!
  四五年前,王阿姨也走过一次。听说是为还建房过户一事,王阿姨闹情绪打点行李一走了之。姜伯伯知她不达目的恐难回头,夫妻缘分只怕也到尽头了。为此,他伤透了心,也死了心。他声称:要找就找个实实在在的能陪他终老的老伴,或是干脆请个保姆。
  知道我的姑父走了,姜伯伯便托人试探我的姑妈。姑妈是个守旧的人,断然不能,也就成了笑谈。至此,姜伯伯总是笑言差点就成了我的姑父。折腾了大半年,姜伯伯还是孤家寡人。王阿姨也后悔不迭,俩人重归于好。姜伯伯为此大宴宾客。亲朋好友无不欢欣鼓舞,悬着的心也有了着落。

       其实,姜伯伯的前妻早已回心转意,儿女们也劝父亲破镜重圆,但姜伯伯心里那个恨啊……在他落魄的时候,她居然抛下他和一双年幼的儿女和别的男人享受去了!“宁愿孤独老死,也不要她再踏进家门一步!”每念及此,姜伯伯都斩钉截铁地说。而今,姜伯伯和王阿姨也是老夫老妻了,只想风平浪静地安度晚安。不曾想,世事弄人,如此难料……
       发现姜伯伯的死,是钟点工陈阿姨。王阿姨走后,姜伯伯患了风湿的腿脚越发不灵便。他思来想去,就请住在前面屋的陈阿姨每天上午十点来家做中午饭,顺便打扫卫生,下午五点再来做一餐晚饭就行。大家屋前屋后地住着,知根知底,彼此信任。
        那天早上,陈阿姨忙完手边的事就提前去给姜伯伯打扫卫生。她推开虚掩的大门,连喊几声老姜都没人回应。陈阿姨颇觉蹊跷,她每次来时门都敞开着,姜伯伯不是在一楼看电视就是房前屋后转悠,今天却关门闭户......屋里没一点声响,阴气逼人,又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催促她上楼去……
  陈阿姨虽然内心忐忑,但一想到大白天难道还有什么鬼怪不成?也不多想,壮着胆子摸上楼去。陈阿姨走上二楼楼梯口时,只见姜伯伯的房门敞着,依然没一点声息。陈阿姨一边大声喊老姜,一边挪着步子走过去……刚到门口,陈阿姨禁不住“啊呀”一声,腿也软了,差点一头栽到在地。穿戴整齐的姜伯伯仰面躺在床上,两只拳头攒在胸前不住地抽搐,仿佛要紧紧攥住什么.......又仿佛是最后的挣扎或是最后的了断?

       五十几岁的陈阿姨毕定见过生死,也只片刻的失魂落魄,她连忙拨打急救电话。然而,为时晚!
  小姜扑进门时,姜伯伯已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小姜忙打报警电话,他不能让父亲死得不明不白。我奉姨父之命过去时,办案人员正在堪察现场。姜伯伯的死讯不胫而走,流言蜚语传遍整个小区。

       办案的工作人员发现厨房灶上还有一罐刚煨好的排骨莲藕汤。隔壁邻居说,一大早还看见老姜在后院走动,彼此还说话打过招呼。排骨和莲藕是他周六骑车(残疾人专用车)上街买回来的……
  如此看来,姜伯伯的死蓄谋已久。连儿女们回来奔丧的饮食都亲手准备好了!在他决心离开人世时,他的内心经历了怎样的煎熬和割舍?在他决别的最后一瞥时,内心是否也涌现过些许悔意和留念?......所有这一切都归于尘土了。

       还记得过春节前,姜伯伯欢天喜地地告诉我说,他要去广东王阿姨的儿子家过年了,托付我帮他喂后院的金鱼。并把门前花盆里的一棵水杉送给我作纪念。他说,也许明年他就要回城里住了,年纪大了住在城里看病方便。我连声说谢谢。姜伯伯却开怀大笑:丫头,你姜伯伯爱热闹,百年归天时你给我买个花圈就行了。我赶紧说,早着呢,您老要活一百岁!
  万万没想到,姜伯伯一话成谶,这么快就兑现了!
  姜伯伯走时留下遗书,过年收的老朋友们的礼物悉数退还,并把礼品整理出来分别写上老朋友们的名字。并要求儿子按乡下习俗为他热闹三天再发丧。
  姨父母接到我的回电后很快从汉阳赶回来了,另几位老人都齐整整地等着一起去祭拜呢。
  当天中午,姜伯伯就被送去殡仪馆。前来祭拜的宾客只在一楼的遗像前上香焚纸,三日后于火葬场化灰化烟,完成丧葬仪式。

  一场盛宴就此落幕。
  




发表于 2017-8-30 16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人到最后就是这样——收场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 华龙网_重庆市新闻门户网站     

GMT+8, 2017-9-20 22:49 , Processed in 0.130861 second(s), 8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