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华龙网两江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用新浪微博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搞定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299|回复: 9

[文史] 再说(唐)溱州荣懿县治所遗址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7-26 11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老猫6789 于 2017-7-26 17:05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再说(唐)溱州荣懿县治所遗址  萧光寅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(一)
     (唐)置溱州荣懿县治所遗址位于何处,这是一个本不该再议的话题,因为史籍方志对此均有定论。
      前不久翻阅新近出版的《万盛文丛》,见有作者在《万盛掌故》一书中,发表著述“质疑青羊市是荣懿县治所”。“质疑”出台,自然引起了人们关注。
      质疑本无可厚非,问题在于“质疑”一文本身。该文通篇充斥“假设、可能、推测、推论”,其论点缺少史料和史实支撑,概念模糊,语焉不详,甚至凭主观臆测就作结论。一个简单的“质疑”,自然不可能取代各种史籍方志对(唐)溱州荣懿遗址的记述,不可能替代荣懿县城隍对故土一千余年的守望,当然更不可能抹掉溱州荣懿子民世代相传的那份记忆。“质疑”作者的这个玩笑,开得稍大了一些。
      好在大家都是在为万盛故园寻根,溱州荣懿县治所无论是在青羊市或东乡坝,都没有脱离万盛区境。余不妨以《再说(唐)溱州荣懿县治所遗址》为题,对溱州荣懿县治所再作探讨,也请致力于万盛文史研究的专家学者予以指正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(二)
      确定溱州荣懿县治所遗址,首先得弄清几个基本概念。
       1)、荣懿寨和荣懿镇治所,并不等同于唐置溱州荣懿县治所。
    《宋史》载; “宋神宗熙宁三年(1070年),平熟夷。李光吉、梁秀等三族以其地内附,建荣懿、扶欢两寨。”《宋朝事实》载:“熙宁八年(1075年)十一月,熊本平渝州獠,置南平军,领隆化、南川两县及荣懿等寨。寻废南川为镇,隶隆化。”《元丰九域志》记述:“元丰元年(1078年),复置南川县,南川九乡,荣懿、开边、通安、安稳、归正五寨,溱州一堡。”
     (唐)贞观16年(642年)置溱州荣懿县,436年后的(宋)元丰元年(1078年),历经战乱后建置调整,在已废溱州地域内始置溱州堡、荣懿寨。
      州县同治的溱州荣懿县一分为二,溱州堡留置原溱州治所,而荣懿寨则置于原溱州、宾州交界处的东乡坝清溪河一侧。
     《元和郡县志》记载:“溱州,东与宾州接界,山险不通,无路里数。”新设置的荣懿寨,所处位置在交通闭塞的溱州与宾州交界处,其作用主要在于边界军务。参与“公车上书”的举人犹海龙在《北防形势论》中说:“昔者军南平,而县扶欢,亦以形势所关,最为扼要耳。太原杨氏(应龙),平南诏而有播地,其后立石至川边之东乡坝、三溪等处,以为播界。”
      傅宗文著《宋代市镇研究》一书释义寨堡:“寨堡作为宋代存在于基层的一种军事聚落,当然也会不例外的在后续作用下转化为草市镇,甚至成为现代许多城市的雏形。”在处于溱州和宾州交界处的东乡坝置寨,这在当时只是一军事聚落,现在看来却是万盛发展史上的一次机遇,今人当为此庆幸。
      探讨溱州荣懿治所的有些文章,把荣懿寨、荣懿镇和荣懿县统称“荣懿”而不加区别,概念模糊名称混用。其实此荣懿已非彼荣懿,即宋置荣懿寨及后来的荣懿镇治所,并不等同于存续了436年的唐置溱州荣懿县治所。
       2)、军事聚落的宋时荣懿寨与唐置溱州荣懿县,是两个在不同时期不同区域的地方机构。
     (宋)元丰元年(1078年)废溱州荣懿县后,原是隶属关系的溱州、荣懿县,变成了平行关系的溱州堡、荣懿寨。溱州堡留置于原溱州治所,荣懿寨则新置于东乡坝,在后来东乡坝亦曾设置荣懿镇。
     《南川县志》有东乡坝设置荣懿镇的记载,1994年(宋)太夫人陈氏墓志铭石碑出土之后,始知东乡坝曾经设置荣懿寨。此外的相关史籍方志,从未有过在东乡坝(或万盛场)设置溱州荣懿县的记述。
      青羊市境为(唐)溱州荣懿县治所遗址,除史籍有记载外,被称为中国第一志书的《遵义府志》、以及《桐梓县志》、《綦江县志》、《重庆市志》、《南桐矿区志》和《重庆建置沿革》等,均有记述。
      溱州荣懿县存续时间,主要在唐王朝对西南各地实施羁縻统治那一时段及宋初,其建置沿革:唐溱观16年(642年),置溱州,并置扶欢、荣懿、乐来隶之《唐书·地理志》;唐玄宗开元26年(738 年),黔中置采访处置使,夷、珍、溱、播等州并管之《唐书·地理志》;唐宪宗元和二年(807年),废珍州,以所领荣懿、扶欢、夜郎、丽皋、乐源五县属溱州。并隶江南道黔中采访使《唐书·地理志》;宋仁宗庆历八年(1041年),以南、溱二州隶渝州。溱州仍名溱溪郡。及治平中,为熟夷据有其地《宋史》;宋神宗熙宁三年(1070年),平熟夷。李光吉、梁秀等三族以其地内附,建荣懿、扶欢两寨《宋史》;宋神宗熙宁八年(1075年)十一月,熊本平渝州獠,置南平军,领隆化、南川两县及荣懿等寨《宋朝事实》;宋神宗元丰元年(1078年),复置南川县,南州九乡,荣懿、开边、通安、安稳、归正五寨,溱州一堡《元丰九域志》。
      青羊市作为溱州荣懿县治所,不仅有大量的史籍方志记述,尚有一些历史遗存予以佐证,如兴旺寺遗址、恩贡陈秀俊灵通寺《培修碑记》、青羊市城隍祠古碑等。
      根据现有资料可以这样认为:作为军事聚落的荣懿寨位于东乡坝,存续时间始于(宋)神宗元丰元年(1078年),殁于寨治消失(南宋末);作为羁縻治辖的(唐)溱州荣懿县位于青羊市境内,存续时间始于(唐)贞观16年(642年),殁于(宋)元丰元年(1078年)溱州荣懿县废。
       3)、从地域方位判断,清溪河側的荣懿寨驻地,并非溱溪以北的溱州荣懿县治所。
      荣懿寨所处位置,在原溱州、宾州交界处的东乡坝清溪河一侧,《南川县志》对荣懿镇的记述和(宋)太夫人陈氏墓志铭碑予以确认。
      州县同治的溱州荣懿县所处位置,在溱州溱溪河以北。《元和郡县志》载:“溱州以南有溱溪水,因以得名。”《道光遵义府志》载:“溱州以南有溱溪水为名,可见州治在溱溪之北,又所领荣懿县,云郭下则荣懿州治也《元和志》。”《元和郡县志》:“溱州,荣懿县郭下,扶欢县东北至州五十里。”宋灏主修道光版《綦江县志》:“……其小河即古溱溪,青羊市即荣懿也。”
      关于溱溪,《桐梓县志》载:“溱溪 ,一出南天门经板辽垻,一出桐油箐经财兴垻,各流三十余里经两河口相合。又二里至犹官垻,有银碗漕、瓮子塘两水先后来入。流出关口,又十里至小河碥,有狮子桥及上坝各水来入。又五里至扶欢垻场外。又五里至高滩岩,又五里犁櫞滩,入盖石洞正溜。……由犁櫞滩流十里至盖石洞,复绕桐境二蹬岩十余里而出綦界之篆塘角,有鱼梁河自西来入焉。”《綦江县志》载:“……通渭之溱溪,即唐代溱溪郡流域。”溱溪河发源地在南天门、燕石坎,流经板辽垻、青羊市、关垻、双垻、扶欢、犁櫞滩、盖石洞、至三溪入綦河。
      以上史籍方志明确记载:“溱州以南有溱溪水,因以得名”,“ 州治在溱溪之北,又所领荣懿县,云郭下则荣懿州治也”,“ 溱州,荣懿县郭下,扶欢县东北至州五十里”,“ 其小河即古溱溪,青羊市即荣懿也”。这些记述足以让我们从地域方位做出判断:州县同治的溱州荣懿县治所位置应该在青羊市境内。
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(三)
      拟对“质疑” 一文所谈及的观点,作些探讨。
      1)、“质疑”一文开篇即道:“最早提出荣懿治所在青羊市的是《綦江县志》;主张在万盛的,则见于民国版的《桐梓县志》《南川县志》。”
      “质疑”的这一说法,是不确切的,或许基本失实。建议“质疑”作者,在探讨文章中提及地名最好沿用历史地名,如万盛场、东乡坝、青羊市等。今万盛已不是一个场镇名称,她包括万盛经开区范围内的八镇两街。
      对荣懿县治在青羊市的记述,不像“质疑”所说只有《綦江县志》。《綦江县志》曰:“其小河即古溱溪,青羊市即荣懿也。”对此,《桐梓县志》亦有明确表述:“贞观十六年(642年),有渝州万寿县人牟智才上封事,请于西南夷窦、渝之界,招慰不廷,建立县。至十七年置。即今扶欢地。或谓青羊市即荣懿县旧治(桐梓县志196页)。” “青羊市《城隍寺碑记》谓:是处城隍即古荣懿县遗封(桐梓县志121页)。” “又考青羊市城隍祠古碑谓:祠即古荣懿城隍祠,外地段归桐所属。则桐梓兼有扶欢、荣懿疆域更可知(桐梓县志42页)。”“故《黄志》以为古之溱州,在今綦之永里,接桐之青羊市等处(桐梓县志121页)。”
      关于民国版《桐梓县志》第121页的记述:“唯南川县之东乡坝有荣懿镇,今称镇子上。…… 去镇子上不出十里外。可知镇子上之为荣懿无疑矣。”请注意,此处所说的是荣懿镇并非唐置荣懿县。
      至于民国版《南川县志》,推测南川县辖荣懿镇有可能是古荣懿可以理解,不记述非治下的青羊市为荣懿县治所亦属正常,况且对古荣懿的相关表述也只是推测并非主张。
      需要说明:荣懿县、荣懿寨和荣懿镇,是三个各具内涵的地域机构名称,不可统称荣懿。本文在前已经谈到,在此不作赘述。
       2)、“质疑”作者在文中假设:“乐来县在何处?此谜至今未解,今青年镇辖地会不会曾是乐来县境?今青羊市会不会曾是乐来县治所呢?”
      如此牵强臆测,“质疑”自然不会得出结论,只用了一句“这只是我的假设”予以搪塞。事关严肃的历史认定,仅用一个虚无的假设就对原历史认知提出质疑,是否有些不太严肃。如果“质疑”作者确想弄清乐来县地域及治所,可翻开地图看看,在万盛区境南天门右侧约十里林子口地区,有一山地名乐祠山,乐祠山朝正安方向前出约五十里有一深箐名乐亥,乐亥前出接近正安界有一深山名深庚子,此几处古老地名据说与乐来有关,可作考证。
      3)、“质疑”认为青羊市“既不是荣懿寨治所,也无据可证其为荣懿县治所,从而对城隍寺、溱州与溱水关系的论证,也均无说服力。唐《元和郡县图志》只是泛指‘州治在溱溪之北’,而溱州大部分地区均在溱溪之北(含扶欢场、兴隆场、万盛),在溱溪之北的,并不只是青羊市。”
      “质疑”作者“怀疑一切否定一切”,不仅无视史籍方志的各种记述和荣懿县城隍祠等历史遗存,甚至对溱水、溱溪、溱州与青羊市的地理及历史联系、对有自然地理属性的“溱州因溱水而名”“溱溪之北”等文献用语,竟以“泛指”之名恣意篡改,把孝河岸側的万盛场,强扯到“溱溪之北”。溱溪河全长仅八十余里,岸側有较大一点的历史聚落仅有几处,如板辽垻、青羊市、犹官垻、上坝、扶欢垻、盖石洞等。
      对唐《元和郡县图志》关于溱州荣懿县治所在“溱溪之北”一说,我们不妨采用排除法予以甄别。万盛场地处孝河岸側、东乡坝地处清溪河側,万盛场和东乡坝区域均无溱溪,自然不会存在所谓“溱溪之北”。 溱州荣懿县治所位于“溱溪之北”何处?一探盖石洞,据史志记载没有可能;二探扶欢垻,据方志载“扶欢县东北至州五十里”已排除可能;三探犹官垻,其时分属荣懿县和扶欢县自然不具可能;四探板辽垻和上坝,历史以来该两处就一村落实无可能。余下的,就只有历史古镇青羊市坐落于“溱溪之北”, 宋灏主修道光版《綦江县志》曰:“……其小河即古溱溪,青羊市即荣懿也。”
       4)、“质疑”认为万盛场“有可能也是唐初至北宋神宗熙宁三年之前的荣懿县治所”,并找出三条理由:“今万盛城区曾长期使用荣懿之名,而青羊市在历代均无此称”、“今万盛城区为历史重镇,地处川渝通往楚湘之要道,地理环境优于青羊市”、“《元和郡县志》记述扶欢县‘东北至州五十里’,在东北距约五十里者是今万盛城区”。
      万盛城区在近现代有了巨大发展,主要发展时段是在共和国成立以后。全体万盛人民都会为万盛的发展成果感到骄傲,但作为历史研究,我们必须以唯物史观直视历史过程。
      唐置溱州荣懿县至宋置荣懿寨、溱州堡期间,《元和郡县志》记载:“溱州,东与宾州接界,山险不通,无路里数”,处于溱州与滨州交界处的东乡坝、万盛场,那时“山险不通无路里数”,何来“质疑”所言“地处川渝通往楚湘之要道”?民国版《南川县志》有记载万盛场曾置荣懿镇,但在什么时间置镇却无具体记述,然而《黄志》、《遵义府志》、《綦江县志》等早就有了青羊市置溱州荣懿县的记述,怎么是“今万盛城区曾长期使用荣懿之名,而青羊市在历代均无此称”呢?公路未通之前的山道路里数,青羊市到万盛场是四十五里,另一说是四十八里;到扶欢垻是四十里。修建公路后去弯取直,路里数略有缩短。无论是因山道曲折盘桓或是前人把路里数作了放大,《元和郡县图志》载“溱州,荣懿县郭下,扶欢县东北至州五十里”,州的指向都应是青羊市。“质疑”作者把唐置“州县同治”的溱州荣懿县,怎的一下子就从“溱溪之北”弄到了“清溪一侧”?
      5)、“质疑”在文中对清代渝南名儒罗星多有贬损,其观点余测今人多数不会认同。限于篇幅,就不在此赘述。
(接下页)

            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26 11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老猫6789 于 2017-7-26 16:23 编辑



发表于 2017-7-27 11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30 22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

    谢谢曾老师支持置顶!
    我们都在为展示一个真实的又有着深厚历史底蕴的万盛努力着。
发表于 2017-8-1 11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大哥也开始搞地方史研究了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8-7 18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老猫6789 于 2017-8-8 13:37 编辑

(第二部分丢失,重新挂上,接上页)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(四)
      浅议青羊市为唐置溱州荣懿县治所遗址的部分依据。所谓依据,是对旧有部分史志记载等相关资料作一罗列,并做些简要叙述,以便关注者阅。
       1)、史志依据。
     《元和志》:“贞观十六年(642年),有渝州万寿县人牟智才上封事,请于西南夷窦、渝之界,招慰不廷,建立县。至十七年置。即今扶欢地。或谓青羊市即荣懿县旧治。”
     《黄志》:“古之溱州,在今綦之永里,接桐之青羊市等处。”
     《桐梓县志》:“青羊市《城隍寺碑记》谓:是处城隍即古荣懿县遗封。”“又考青羊市城隍祠古碑谓:祠即古荣懿城隍祠,外地段归桐所属。则桐梓兼有扶欢、荣懿疆域更可知。”
     《綦江县志》:“……其小河即古溱溪,青羊市即荣懿也。”
     《重庆市志》:“溱州,贞观十六年(642年)因南平僚内附置,并置荣懿、扶欢、乐来3县。天宝元年(742年改为溱溪郡,乾元元年(758年)复为溱州。贞观年间属江南道,开元二十一年起属黔中道。咸亨元年(670年)撤销乐来县。元和三年(808年)其境南之珍州撤销,所属三县改隶溱州。溱州、溱溪郡治所均为荣懿县。贞观十七年(643年)辖3县:
荣懿(治今重庆市南桐矿区青年镇)、扶欢(治今綦江县扶欢垻)、乐来(治地不详)。”
     《重庆建置沿革》:“溱州  州郡治荣懿县。贞观十七年辖三县:荣懿(治今万盛区青年镇)、扶欢(治今綦江县扶欢垻)、乐来(治地不详)。”
     《南桐矿区志》:“贞观十六年(642年)置溱州隶江南道,辖荣懿、扶欢、乐来三县(州及荣懿县治在今南桐矿区青年镇境),区境分属江南道溱州荣懿县、扶欢县及山南道涪州隆化县。”
       2)、地理依据。
     《元丰九域志》:“元丰元年(1078年),复置南川县,南川九乡,荣懿、开边、通安、安稳、归正五寨,溱州一堡。” “南平军有荣懿寨、溱溪堡。”
     《桐梓县志》:“溱溪  来源,一出南天门经板栗(辽)垻,一出桐油箐经财兴垻,各流三十余里经两河口相合。又二里至犹官垻,有银碗漕、瓮子塘两水先后来入。流出关口,又十里至小河碥,有狮子桥及上坝各水来入。又五里至扶欢垻场外。按:《綦江县志》通渭之溱溪,即唐代溱溪郡流域。又五里至高滩岩,又五里犁櫞滩,入盖石洞正溜。……由犁櫞滩流十里至盖石洞,复绕桐境二蹬岩十余里而出綦界之篆塘角,有鱼梁河自西来入焉。”
     《元和郡县志》:“溱州以南有溱溪水,因以得名。” “溱州,东与滨州接界,山险不通,无路里数。……荣懿县郭下,扶欢县东北至州五十里。”“溱州以南有溱溪水,蜀黔州都督府,治荣懿,又领扶欢县,东北至州五十里。”
     《道光遵义府志》:“溱州以南有溱溪水为名,可见州治在溱溪之北,又所领荣懿县,云郭下则荣懿州治也《元和志》。”
      宋灏主修道光版《綦江县志》:“……其小河即古溱溪,青羊市即荣懿也。”
      3)、遗存依据。
      “桐梓县志”:“兴旺寺  在夜里后河坝。相传唐时荣懿县城隍庙,后迁白鹭垭,改灵通寺。”
      “桐梓县志”:“恩贡生陈秀俊《培修碑记》盖闻神道设教,虽帝王莫不皆然;亦以礼乐之化有所不及,势不得不以祸福慑之,此庙之所以立也。今我灵通寺并有城隍牌位,副座于川主宫,相传即古荣懿县遗封也。自兴旺寺移修于此百有余年,乡人以其灵威显应,改竖神像,并建鬼卒,以昭赫濯。奈庙堂过隘,势不能容,因而捐募各界,创修神祠,以便崇祀。于今光绪十七年五月经始,四年于兹,已属告竣。略志数言,俾后之有心人相继培修,有以得其颠末云尔。谨序。”
     《桐梓县志》:“灵通寺  在夜里白鹭垭,曰灵通寺。或即荣懿废县之城隍也。”
     《桐梓县志》:“《元和志》载扶欢县以县东扶欢山为名,今县北二百五十里之扶欢上下垻,半皆桐地。又考青羊市城隍祠古碑谓:祠即古荣懿城隍祠,外地段归桐所属。则桐梓兼有扶欢、荣懿疆域更可知。”
     《桐梓县志》:“青羊市《城隍寺碑记》谓:是处城隍即古荣懿县遗封。”
      4)、口碑依据。
      唐置溱州荣懿县废后原辖地一分为三,分属桐梓县、綦江县和南川县。
      三个县对唐置溱州荣懿治所青羊市之历史文化,因地域观念而疏于保护、记载,任其自行毁损直至消失。一千余年来朝代更替,称谓变换,建置调整,场镇拆建,尤其是文革“破四旧”和“农业学大寨”改田改土,有历史价值的古建筑(包括古墓等)大多数被毁,青羊市旧有痕迹已是难觅。灵通寺(城隍庙)、禹王庙、万寿宫、川主寺、桐梓街牌坊、戏楼、寿仙庄遗址、千总坟、官井、官山、陈家祠堂、董家祠堂、萧家宅院等被相继毁掉,早前呈明清建筑风格的的桐梓街、半边街、新场街、田坝街及场周建筑,已是悉数拆建全失旧有风采。文革中造反派夺权,砸了青年公社挂牌,并一把火烧掉了解放前乡公所就留下来的旧时档案,有关青羊市的历史资料再也无法查找。唐溱州荣懿县遗迹虽荡然无存,但乡民口碑却在世代相传。
      相传(唐)置溱州荣懿县后,城隍庙建在青羊市后河坝,后易名兴旺寺保留城隍牌位,明朝时迁至白鹭垭又易名灵通寺依然保留城隍牌位,上世纪八十年代在灵通寺遗址上新建弥陀寺同样保留城隍牌位,庙宇几次易名,但青羊市大多数乡民都会按旧时习惯称其为城隍庙。
      青羊市在唐宋以来一直沿袭到民国时期的一个地方性习俗,是抬城隍菩萨出巡,或请城隍菩萨镇邪。民国及之前,多数年份的七月十五鬼节晚上,均会抬城隍菩萨出巡,其后集中到三条街交汇处的田坝赏孤。那时谁家“闹鬼”,也会到城隍庙请出城隍菩萨镇邪。
      “堡堂”是青羊市地域内一个古老的地名,传说溱州废后置溱州堡而设堡堂,有堡堂后亦建堡堂寺,后来又在堡堂寺背后山上修建了堡堂寺寨子。
      万盛地域本土文人的一些溱州荣懿记述,亦可看作口碑。曾在解放前担任青羊乡中心小学校长的李化楞,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年届八旬时著文《青年镇八十年来见闻纪要》。他在文中写道:“唐时这里属溱州,为荣懿县……有城隍庙之建立……有‘官山’,三个区域……青年场镇周围埋藏的煤灰渣滓,地下就有几公尺之深,地面又堆起很高的土堡,没有千年以上时间,是不可能有这样的痕迹。证明现在青年地址,聚族而居就早在千年以上。”原南桐矿区文化馆龙吟老师,在一九八八年所著《民间文学的地方特色》一文中说:“唐太宗贞观十六年(公园642年),置溱州,领三县,其荣懿县治兼州治设青羊市(现南桐矿区青年镇)。龙吟所言南桐矿区青年镇,即今万盛区青年镇。”本土文人对唐置溱州荣懿的各种记述,可谓随处可见。
      口碑牵出“宰相刺史钟绍京”,这是本人亲历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我一堂伯萧述先七十寿庆,席间他告诉我,老辈人传下来说,很早以前青羊市的州官姓钟。其时我在一个乡镇负责工作,实无时间考证此说的真伪,直至多年后退休有了时间,在与友朋谈及溱州荣懿时,才对“钟姓州官”一说予以考证。我首查钟氏族谱即获惊喜,谱载“宰相钟绍京贬任溱州刺史”,继而查阅史籍,《资治通鉴·卷第211·唐纪二十七》载:“ 开元二年(714年)……或告太子少保刘幽求、太子詹事钟绍京有怨望语,下紫微省按问,幽求等不服。姚崇、卢怀慎、薛讷言于上曰:‘幽求等皆功臣,乍就闲职,微有沮丧,人情或然。功业既大,荣宠亦深,一朝下狱,恐惊远听。’戊子,贬幽求为睦州刺史,绍京为果州刺史。......果州刺史钟绍京心怨望,数上疏妄陈休咎;乙巳,贬溱州刺史。”与学界同仁几经挖掘整理史料,曾任职溱州的钟绍京、杜景佺、贺兰进明、韩偓等一批历史文化名人,回到了他们曾经治理过的古溱州荣懿——今万盛经开区的历史记忆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(五)
      撰写此篇文字再说(唐)溱州荣懿治所,实是情非得已,谨以此对“质疑”谈及的观点作些回应。“质疑”所言偏离史实,随着时间推移必然遗误后世。对“质疑”一文的质疑,与余同见者众。
      完成这篇文字之动因,一是出于故园情结,二是基于敬畏历史,三是求得还原真相。本人出生在青羊市田坝街过街楼,生于斯长于斯从小耳濡目染,小镇早已刻入心扉。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青羊市,尚存明清景致,记忆犹新的云峰日出、溱溪清流、白塔夕照、古寺晨钟、盐茶古道、马帮铃声、商贾贸易、游商走贩、会馆矗立、祠堂幽深、戏楼腔板、学堂书声、老街古韵,都无一遗忘。尤其是儿时与玩伴们在几处高十余丈的煤灰山(俗称“灰堆堡”)上,玩“打仗” 玩“藏猫”玩“梭梭滩”的热闹场景,至今还沉浸其中。敬畏历史,这是我们骨子里的文化基因所致,玩“穿越”、“戏说”、“质疑”,已为学界不屑。近些年万盛地域内的(唐)溱州荣懿治所遗址之争,耗时费神了无新意可以休矣。
      做这篇文字,是为探讨,意在还原历史真实。倘有错漏,恳请学界老师们斧正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二0一七年七月  初稿  于万盛

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8-8 23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重庆●罗昭伦 发表于 2017-8-1 11:26
老大哥也开始搞地方史研究了。


     昭伦好,谢谢!
     研究实不敢当,仅业余业余而也。
     因见一篇文章谈及溱州荣懿治所,故而引发了我的思考,于是乎就做了这篇文字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8-24 17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老猫6789 于 2017-8-25 09:39 编辑

希望能有更多人了解真实的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万盛
发表于 2017-8-26 1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读此文,心中疑惑已解。本文系统全面、史料详实、脉络清晰,值得认真研读。学习了,谢谢楼主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9-7 16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南方的狼 发表于 2017-8-26 10:11
读此文,心中疑惑已解。本文系统全面、史料详实、脉络清晰,值得认真研读。学习了,谢谢楼主! ...


   谢谢南方狼!
   深爱万盛,溯源寻根,吾辈之责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 华龙网_重庆市新闻门户网站     

GMT+8, 2017-9-21 13:03 , Processed in 0.168332 second(s), 8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